123shu910

毛粉,kmt黑,二共黑,shopping黑,修养黑,丧涛黑,王明黑

GM人永远是年轻

Alexandra:

      天气已经开始逐渐转凉了,天色也变得昏暗下来。他站在城楼上,已经有些吃力地挥着手。


      他看着广场的上的人群。他们都很年轻,绿军装红袖章,手里拿着个小小的红色封皮的书。年轻的人群向自己投来无比热切的目光——这目光他感觉得真真切切,因为他也用过同样的目光注视着别人。


      那是什么时候呢?他眯起眼睛来慢慢想。啊,对了,那时候他还很年轻,跟现在欢呼的人群差不多年纪。他来到了广东,见到了崇拜多时的孙逸仙先生,那情景让当时那个从湖南走出来的富农的儿子终生难忘。他觉得孙先生是个很谦逊的人,对自己很信任,安排他当上了KMT的候补中央执委和代理宣传部长。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获得偶像重视更让人心情激动的了。于是他暗暗地下了决心,发誓一辈子做的事情要对的起孙先生。


      他还在城楼上挥手。脚已经有些痛了,但他决定不去管这件事。他又想起了如今已经长眠在红场上的弗拉基米尔同志。弗拉基米尔去世的太早,很多他的年轻人没有见过他,不知道弗拉基米尔同志和他的人民是否会因此感到遗憾,而本文的主角倒是为此遗憾了很长时间。他决心这种遗憾不能重演,所以更加用力的挥自己已经僵硬的手。


     他们还都是小孩子,他想。可是我当年见孙先生的时候,年纪也跟他们差不多大。他确信这些穿绿军装的年轻人中间会出现人才,继承他和战友们的事业——他对这一点抱有固执而天真的信任。他年轻时见到了孙先生,就发誓一辈子做的事情要对得起孙逸仙孙先生——迄今为止,他还是问心无愧的。他如今也成了另一个“孙先生”,所以他做了和当年孙逸仙一样的事情,见见年轻人,这是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事业的继承者,不可否认,他和战友们逐渐老去,最终世界是他们的。年轻人见了他,会像当年的自己一样,不会忘了他,会一直研究他,发誓一辈子做的事情都不能背叛gm。“要是有人能记得我们这些老家伙的事业,我还要求些什么呢?”他想,“我别无所求了。”


  “这么长时间了,您要不要休息一下?”耳畔传来了工作人员的声音。


   “不”,他坚决的摇了摇头。他的脚已经很疼了,但他还是决定不去管这件事。别人看他这么干脆的拒绝了,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沉默了下来,与城楼下的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后还是他打破了这种被喧嚣包围着的沉默:“怎么到今天了,孙逸仙孙先生的语录还没有人去编?”










——————————


懂的人自然懂。


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评论

热度(39)

  1. 123shu910Alexandra 转载了此文字
  2. 天地一沙雕Alexandra 转载了此文字
  3. 123shu910Alexand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