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shu910

毛粉,kmt黑,二共黑,shopping黑,修养黑,丧涛黑,王明黑

生日快乐

你所不知道的文人李德胜

IK君:

最近又看到毛黑万年不更新的代笔洗脑包,说他的诗词都是秘书代写的,真实文学水平很烂blabla。


特此写一篇文来反驳,顺便安利一下我们德胜。


是知名文人!知名文人!知名文人!
重要的话说三遍!


貌似在很多人印象里,德胜都是个泥腿子😂也不能怪谁,只能怪官方宣传,让他艰苦朴素的土鳖形象太深入人心了,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德胜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能在民国第一刊《新青年》上发表文章。作文《心之力》曾经让杨昌济老师惊为天人,直呼救国奇才。这篇文也在湖南学子中广为流传和誊抄。


等年纪再大一点,他便在各大报刊上发表文章,年纪轻轻就被湖南《大公报》尊称为先生。


1919年成为了中国第一个新闻学会——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的会员。


年仅26岁,就一手撑起《湘江评论》,自己同时兼任主笔和编辑,整个报纸三分之二的文章都由他操刀写成。因为人力缺乏,写完了还要亲自去街上叫卖,23333333


然后就是极其龙傲天的情节了——《湘江评论》创刊号印2000份,当天销售一空,后加印2000份。从第二期改印5000份,深受读者欢迎。创刊号寄到北京后,李大钊评价它是全国最有分量、见解最深的报刊,陈独秀、胡适都十分赞赏。北京的《晨报》也予以介绍,说它“内容完备”、“魄力非常充足”。它虽然只出了5期,但对湖南的GM运动却起了很大的指导作用,影响到江南各省乃至全国。


此后德胜又接编《新湖南》周刊,组织《平民通讯社》,指导《湖南通俗报》的出版等。从一无所有,变成著名的公知大V【不是


而且他还给两个人当过秘书,一个是tg当时的老大陈独秀,一个是kmt大佬胡汉民。说德胜需要秘书代笔的黑子,都不查查其实他也是做秘书起家的吗?😂


32岁那年,德胜成为kmt的中央宣传部长,并且创立了kmt的官方喉舌刊物《政治周报》。值得一提的是,他这个时候的助手叫沈雁冰,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茅盾啦。


我敢说德胜如果不是投笔从戎,其文学成就并不会在这些文人大家之下。


kmt后来的舆论战被tg打得一塌糊涂,宣传方面更是没有还手之力,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的宣传部长跑去造反了,成了对面的老大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及大概很多人都不知道德胜是新华社的创始人吧,他时常彻夜为新华社写稿件,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写三四篇,被誉为新华社的“首席记者”


当然,他身为文人的荣光,最终都被武勋所掩盖了。自1927年秋收起义开始,那双拿笔的手终于拿起了枪,开始了他波澜壮阔的征程。唯有偶尔的只言片语中,我们依旧能窥见他当年的风采。


【不到三十,mzd就已经赤手空拳打下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他的名声在全国已经著名,无论是湖南还是北京,或者是广州,他都是绝对的风云人物之一。一潭死水,他一抵达,就可以让工人罢工、泥瓦匠示威,一方强霸一改过去的趾高气扬而对农民点头示好。】


这就是李德胜。


文人李德胜,将军李德胜,ge命家李德胜。那个丰富多彩的李德胜。

作為all越黨在B站不得不看的視頻

蛋疼的蛋:

业良


DebbyTse:



看了所有越受視頻的总結(做得比較好,也許有你沒看過的哦)

端越 av1559285,av1564682,av1525693
端越好萌啊,現實也很萌(av1537824)

恭越
av1542366,av1507619,av1493451
,av1506221,av1444620,av1346560

真。all越 *系列av1326814(大概大家都看過,這up主好多越受片,好棒)

蘭越 av1503246,av1466022(這個up主做了好多恭越和蘭越,都很帶感,十幾個就不一個一個說了),av1456189(女裝攻哈哈),av1503166(最帶感的蘭越)

苏越 av1391140(中文版av1388041),苏越反而好少是為什麼?

峰霆 av1394646,av1339284
(色气向av1443204)

有些霆攻在我眼里十分受的視頻,大家去看的時候不要打逆cp的彈幕哦(腹黑峰攻av1528978)


[魔道祖师] 怼薛洋

素节-故纸堆:

* 题目要简洁明了,嗯。逻辑并不严谨,有不同意见,欢迎理性商榷。


* 不打此人tag,因为不想出现在该tag的参与人里面。


=========正文==========


早就想怼了。


此人是我读完魔道最不喜欢的角色,但是,对于文学作品中因为剧情需要而创作的反派,理解他的存在。可是,进入同人圈后,此人的人气和某些cp的热度,让我震惊。只不过,存在,并不一定就合理,有人气并不等于要赞颂。


以前一直憋着没说什么、也不想理,一方面觉得自己文笔不够,另一方面觉得说了也白说,不值当的。但是,久了觉得,该怼就要怼。说出来,至少我就爽了。


一、罪与恕


这里首先安利一部很棒的韩国电影,叫《密阳》,李沧东导演。人都是有罪的,只要诚心忏悔,上帝会宽恕你的罪。那么,谁来宽恕受害者?谁又有资格代替受害者来宽恕加害者?以及,何为忏悔?


薛洋罪行累累,大到杀人放火、小到抢别人的糖葫芦。其行昭昭,劣迹斑斑,无可辩驳。且,毫无悔意。


更可耻的是,他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的一丁点责任感和羞耻心。无缘无故就掀了小店的摊子,要别人去给他赔钱。灭了常家满门,被押上金鳞台,敢做不敢担,要躲在金家的庇护后面求个苟活,还好意思厚着脸皮对晓星尘说“走着瞧”。


若觉得自己随意欺负人是对的,那就别缩啊。要觉得晓星尘的责罚是错的,那就约战啊。别说灭了白雪观是因为能更深的报复晓星尘,显得薛洋对人心有多么清楚洞彻,他就是打不过晓星尘,所以报复到其他毫无防备的人身上。他连自己,都还没看清楚呢。说他阴险小人,都对不起小人这两个字。


若弱肉强食是对的,那就别怨自己被力量更强的人擒住。若欺凌弱小是对的,那就别怨自己被别人压断一根手指。若滥杀无辜是对的,那就别怪别人的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只允许自己胡作非为,不容忍别人有丁点的指摘,这算什么?


薛洋之罪,于理,罪不可恕,于情,罪当诛心。


用WIFI的话说:“薛洋必须死”!


可笑又可叹的是,他的行为居然得到了上帝视角的一些读者的宽恕。幸好,审判薛洋,不需要陪审团。


二、自我与自由


在薛洋的概念里,对与错的标准与普世标准不同,他的标准是“自己”。对自己好就是对的,对自己不好就是错的。甚至,有时候不一定要对他有不好,只需要他不乐意,那就是值得惩罚的,譬如一个小摊。而只要是能让他高兴,那别人就理当为牺牲自己满足他的欲望,譬如一支糖葫芦或一个村的人命。


极端的自我中心、极端的自私自利。


他的一举一动无视世间法则、无视公道人心,仅凭一己好恶。若这可以叫做自在潇洒,那天地侠气皆可一哭;若这可以叫做个性自由,那凭什么要牺牲他人的自由,来成全这无原则的爱恨?若这可以叫做桀骜轻狂,那无间地狱、群魔乱舞处,当是极乐天堂。


人可以关注自我,但首先不能忘了自我是在哪里生长。谁也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想要规则的约束,那请先提着头发离开地球,重力也是约束。


懂得体谅别人,才能认识自己。懂得承担责任,生命才有重量。


只能接受别人给自己的好,却不懂得去付出与体谅。那么,薛洋不配吃晓星尘给的糖。更遑论其他。


三、善与恶


世间本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但是有善与恶的标准,有道德的立场与判断。


人之初,性本善也好、性本恶也罢,总有一个成长与教育的过程。


薛洋这个人物,就是作为一个“恶”的代表来塑造的。作为一个支线剧情中的配角,他的角色塑造不完整。其角色完成度,比金光瑶差很多。从小说来说,并没有呈现他的性格成长轨迹。只讲了他小时候被欺负丢手指的故事。


那么,他在夔州为一方恶霸时,又害多少人丢过手指呢?谁知道,天都不知道。


现在流行一种论调,爱用童年阴影去解释恶人的行为根源。可是,童年虽重要,却不是人格形成过程中的全部,更不是用来掩饰已造之孽的遮羞布。


我同意说,应该给流浪的孩子、给缺乏关爱的留守儿童,多一些关爱、多一些温暖、多一些引导教育,以免他们成长为薛洋这样的人。


但这不意味着,已经成了薛洋,就可以因为他的童年而赚取同情。若同情心泛滥,请去关爱山区儿童,谢谢~


薛洋是个言行一致的、纯粹的“恶人”。他用自己的一生诠释着,什么叫做无恶不作。一个脸谱化的“恶”字代表。小说中描写的情节中,他没有从内心深处对谁好过。即使在义城后期,他也只是没有继续害人罢了。即使他和金光瑶,有个“恶友”之名,但也是利用关系,谁又把谁真的当作朋友了~


心中没有阳光,不是因为阳光不曾普照,而是因为没有把心打开,让阳光照进来。不要去埋怨成长环境的缺爱、不要去抱怨其他人的欺负与轻视,不是自己先看轻了自己、自己先关闭了内心,就不会越活越阴暗。


若真的看透了世间的不公、若真的不屑于世俗法则的虚伪、若真的任侠潇洒不服世家,那么,便请用自己的力量去面对苛责寻一个公道、庇护想要庇护的人,比如像魏老祖;便请揭破虚伪的面纱、争一片正气天地,比如像聂明玦;便请用自己的努力、行侠辟径开宗立派,比如像晓星尘和宋岚。纵然,看起来,夷陵老祖、聂明玦、晓星尘、宋岚他们都失败了,但是,他们的努力不是空的。


反而,薛洋有极高的天赋、有极强的能力、有金家提供的极好的资源,可是他,除了为自己泄愤复仇、为金家当刀,其余,什么也没做。


无心、无爱、无善恶。


晓星尘纵然救了他的残命,救不起他的败魂。人无心,已死。薛洋修的鬼道,是现世之鬼、人间之狱。


所以,即使是义城后期的薛洋,过着看起来安静平和的日子,每天买买菜斗斗嘴,但他的心并没有改变向善。遇到不喜之事,依然阴绝诡毒。依然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否则,为什么要割宋岚的舌头?在对战之中,是割舌头更容易、还是割喉咙更容易?他不过是不敢让宋岚说话,内心深处不敢面对真相罢了。最后被晓星尘逼出真相的时候,崩溃玉碎的是晓星尘、假笑瓦全的,是他薛洋自己。他为什么要扮作晓星尘,为什么要模仿的那么像?怕是他自己都看不清自己到底该如何了吧~


一个虽有天赋才华,却满腹阴诡不平,极度自我中心,又没有能力和魄力为自己承担责任的懦夫。还想背负霜华剑,剑上的重量,他扛的起么?


用蓝湛的话说:“你不配”!


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书中人物再怎样,他并不真实存在,也庆幸他并不真实存在。倒是读的人,从书中人物身上,读出了什么、喜爱了什么、憎恶了什么……都会带到现实中来。


故而,想要拍案一喝。


故而,当有掩卷一叹。


======================


补充:


继续强推 南郡太守吃不吃 姑娘的评:关于魔道祖师义城篇人物的吐槽(上) 关于魔道祖师义城篇人物的吐槽(下)


特别是她文中那句:“如果每个人都如薛洋一般受到磨折就反弹给无辜之人,那痛苦和罪恶就会像池塘涟漪一般相互交叉影响,越扩散范围越大,整个池水终将不再平静。……究竟什么时候人们开始倾向于站在施暴者角度说话,而忽略被害人感受的?


=====================


再补充:


这文下面的评论,楼高的让我感动……T-T 简要摘取了一些评论(还从别人家楼里转载来一段),放在这里:



       義城篇的劇情濃度很厚重、高度的懸疑幾乎沒有低潮。所以喜歡薛洋這個角色的設計,我能理解。但是若發散「消費兒時遭遇可以合理化暴行」,極小化反社會的一面,極大化悲慘的一面,這不是賣慘什麼是賣慘?況且比誰慘就有理了嗎?在大是大非之前,再怎麼找理由也無法粉飾他泯滅人性一面。╮(╯_╰)╭


      薛粉說薛洋慢慢變好的言論就在薛洋假扮曉星塵二次屠殺常家得到反證,曉星塵都死了也不放過他,摧毀他的清譽、讓世人眼中的曉星塵有了汙點。他如果有一絲悔過,就不會指揮宋嵐屠盡義城,也不會殺死阿箐,更不會要脅老祖替他聚魂了 



    從辣雞洋的行事所為看,他非常,自我,社會化程度低(或者說自我到不願社會化…用三我來看牠與瑤妹,頗微妙,自我、本我%度不同就是),而且…記仇不記恩?牠的人生中,未必不曾有過小星星以外的善意,只是不夠好/持久(而且小星星是源於牠的惡意報復緊黏著才那麼持久啊扶額),所以辣雞洋的斷指口述也只是片面…


    除去殘心,辣雞洋還是那種,輕易接收別人施予牠的惡,然後增幅擴散殃及旁人的那種貨色...非常有病,而且是自知有病卻不治療(是說其實也沒藥醫了),並為此而自喜的繼續犯病...


   忘記在作者有話要說還訪談了,秀秀也說,辣雞洋不可能變好,更不能相比。


   畢竟辣雞洋只說了斷指,誰知道後面有沒人給牠救治,性格歪成這樣…以及牠的鬼道流氓又是哪習得的…唔,我不大認為辣雞洋有覺得承了小星星的救命之恩,從牠發現是小星星救了牠的反應可以看出…辣雞洋應該會認為牠的下場是小星星造成的,畢竟不是小星星破了常家滅門案,牠可能還在安穩的做牠的金家客卿…後來,也就小星星滿足了牠幼年求不得的執念,而且是持續不間斷的。



       有人说他义城后期变好了……从经常杀人到少杀人这能叫变好吗?童年悲惨并不能决定一个人最后的命运!


       我不觉得残疾能让人从里到外彻底坏透,要整个人坏死,心是最先坏死的。 



       既然有上帝视角看人,那就看多人做事。反正某人搞事作死直到临死前都没停,义城荒了还有路过的旅人会倒霉,操纵宋道长打高手,自己披着晓道长皮出门祸害也没断过啊。用生命做一个危险搞事分子,把他想好都对不起他本人的坚持。自爆的黑历史是一面之词,也坐实了他没救的后续,屠人满门的借口真好意思了,被人当证据洗白看着也很酸爽。统计下实际破坏,那个单方面的动机越放大越空( 糖同理,放大就什么都不是了)。顺着一个人品不行的人说的话来思考他关心他信任他,也是单chun的仿佛在逗人笑。


     某人本来就自黑很嗨,明显是搞事自豪没救不想好。义城线一路看看,某人做坏事的反应不要太快啊,用计让双道长be后,当天给阿箐削苹果时候也是支狠招损她,没几天(隔天?)就把宋道长炼成凶尸,露馅时候能直接用了,为什么那么熟练,因为平时就没少锻炼啊!几年不见对阿箐下手也是快准狠。对一个用生命诠释滥杀无辜永不放弃的撇捺水查,说他灰色都抹杀了他努力啊,我这么善良怎么忍心呢,摊手~



     我最受不了的是同人寫曉星塵接受他!喂曉星塵一聽到他的名字就嚇到舊患流血,見著他本人更提劍便刺!……薛洋賣不了悲情他只能賣屍毒粉啦!



    薛洋和羡羡有什么可比之处?羡羡本性是最最善良最最好的,他尽一切的可能保护他要保护的人,几乎从来没为自己考虑过,一心都想着别人,三观无比正。薛洋就是个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的恶魔,这两人完全相反,不明白那些说像的人是什么眼神。 



    薛洋既不怀良友之德,又无云龙肚量,实在没什么好的。 



       每次看到有人说星星喜欢在义城的生活我就忍不住辩驳啊!暂且不论那段生活是否是建立在被欺骗以及双手沾满鲜血的前提下,只说星尘宁愿再也回不了师门也要下山是因为什么?为了“除魔歼邪”,“建立不以血缘为优的门派”,别忘了,晓星尘是一个会跨省抓捕罪犯,即使双眼已盲也会尽己所能除魔歼邪的“性若蒲苇,坚若磐石”的人,这种人的人生理想注定不可能是种田,义城那段日子与其说是粉饰太平的“宁静”不如说是桎梏。之所以会这么喜欢晓星尘,这么喜欢双道长也是因为这些原因。与其单纯狭隘得去定义“弯直”抑或“友情”与“爱情”,不如说触动我的从来都是双道这二人的品性以及他们之间的羁绊与关系性。


=====后记====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们。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每个人有自己喜爱一个角色的权力和理由。我写这个不是为了劝某人粉或某些cp粉,更懒得引战,不在一个频道有时候是很难交流的。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也就罢了。各人自己,求仁得仁吧。


善言不辩。


PS. 评论楼太高了,恕我后面就不再逐条回复了。:)

达瓦里氏:

你们要的续集!

不解释

【共产主义rap】

由我们的组织同志@想考驾照整理,谢谢大家!

IK君:

【苏中无差】苏维埃,只有你
愿红旗不落,愿理想永存。

IK君:

在我看来,他一生最大的功绩,是打破知识分子对舆论的垄断,将世家清扫一空,彻底摧毁宗族势力,让法律取代宗法(古代当然也有法律,但古代皇权不下乡,你懂的)。后期致力于打掉dang内资本集团,整肃山头主义,杜绝新的贵族。
这是他后半辈子都在努力做的事,其意义不亚于前半生的统一全国,解放人民。虽然他失败了,虽然很多成果如今都化为乌有,但他的思想将会一直延续下去。
最好笑的是,他晚年的想法与目的,二共连提都不敢提【狗头.jpg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IK君:

《生命万岁》
改自Coldplay歌曲viva lavida
给所有相信英特纳雄耐尔的人


IK君:

半夜xjb真情实感一发

苏联版福尔摩斯扮演者瓦西里·利瓦诺夫为已故华生医生扮演者维塔利·索洛明撰写的回忆性散文《维塔沙》

木树森林:

原文出自俄语新闻网站2010年的一篇报道http://www.fontanka.ru/2010/07/19/154/,说为了庆祝著名演员瓦西里·利瓦诺夫75岁生日,圣彼得堡出版社将出版他的两卷文集。除了已经公开发表过的内容外,文集内还包括一篇此前从未发表,写给已故挚友维塔利·索洛明的回忆性散文。随后附的就是这篇散文的节选。我译的就是这个节选内容。首相声明一下我没有翻译授权,我想这个大家都能理解吧。另外我不懂俄语,是通过机译俄译英(谷歌翻译,俄译英比俄译中质量高)然后再转译的中文。不能保证精确,但我尽力了。

 

《维塔沙(节选)》 

——苏联版福尔摩斯扮演者瓦西里·利瓦诺夫为已故华生医生扮演者维塔利·索洛明撰写的回忆性散文

******

一些人死后他的言行也随之消逝,但我最挚爱的密友维塔利·索洛明,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的良心,有关他的一切唯有我离世时才会随我而去。

 
我叫他维塔沙,因为他妻子这么叫他。成为好友后,在访谈中他也经常谈到我,我们的友谊——那些报纸、杂志、录像带我都有收藏——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试镜时我们初遇,在接触过程中我们成为真正的朋友。瓦夏非常有品味,我也相信他的眼光。你很少遇到一个能准确评价你作品的人,任何观众都能说出‘喜欢’或‘不喜欢’,但没有几个人能准确说出他们为什么如此。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而瓦夏博学多才,我可以就很多方面征询他的意见。在我印象中,他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 

我们认识的第一天,我给了维塔沙一本《青年》杂志,上面有一篇我写的《我最爱的小丑》【《我最爱的小丑》在线阅读http://booksonline.com.ua/view.php?book=61417】。他很快就将他的演员册回赠给我,并附了他的赠言:“亲爱的瓦夏!很高兴认识你。最重要的是,从你的故事中我了解到了你。你忠实的维塔利,1979年7月17日。” 

当《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紧张拍摄之际,维塔沙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提议:将这个他所喜欢的故事改编成舞台剧。“我会出演哦,扮演你的主角,”他保证道。这真的实现了:我写了一个剧本,他饰演了剧中的小丑。对于这次共同合作,在一次电视采访中他谈到:“整场演出都非常瓦夏。瓦夏可是个童心未泯的人,虽说性格坚韧,但也有不同的一面。”【这部戏上演时据说非常火爆,提前一个月才能订到票。另外,小花说瓦夏“童心未泯”也不是泛泛之言,瓦夏出版过童话故事集,执导过动画片,为大量优秀的动画片配过音。】


我特别喜欢逗维塔沙开心。 

他总是先憋着笑,然后一下子就憋不住了。他的笑总能感染我,就像人们说的那样发自肺腑,笑出眼泪。 

《我最爱的小丑》首演后,我给他打电话: 

“你家里有大椅子吗?” 

“有啊,”维塔沙说。“怎么了?” 

“你搬一把到小剧院去。我要用。”【莫斯科剧院分大剧院和小剧院。大剧院演芭蕾舞和歌剧,小剧院演话剧。小花是小剧院的演员。】 

“……干嘛?” 

“我要坐在Александром Николаевичем Островским旁边。”【俄罗斯著名剧作家,莫斯科小剧院外立有他坐在一把椅子上的铜像。】 

可惜当时我们通的是电话,我没法亲眼看到他笑。在《维塔利·索洛明》这本书中【小花去世后出版的纪念性书籍】,他小女儿也说:“瓦夏叔叔总能让我爸笑,即使他心情不好,但只要瓦夏叔叔一个电话打来——就能听到我爸在笑了。”


我们的家人也是朋友,我的妻子莱娜和他的妻子玛莎【小花的媳妇也叫玛丽】。孩子们,我的大儿子和他的大女儿。1984年,我们还同时迎来了第二个孩子,仅仅相隔两周,我的小儿子和他的小女儿。熟悉的不熟悉的都一脸认真地问我们: 

“你们合谋了吧。” 

我们就一起恶搞,装出神秘脸,目视远方,微笑……回答说:“不错!” 

虽然“合谋”一说挺蠢的,当真就更蠢了,但它却让我们受宠若惊。 

他曾给我一盘录像带,是关于他在采访中提到的我们家的话,没能播出被电视台剪掉的那一部分:“来到瓦夏的乡间别墅——莱娜,瓦夏的妻子,最有才华的艺术家【瓦夏的媳妇是搞动画的】……她什么菜都会做,美味又丰盛……一切都安安静静的。有一次我们围坐在桌旁,整整5个小时除了大笑外我一个字都没说。瓦夏知道各种各样的事——这真是上帝的礼物——你可以听个没完。你到那儿,发现瓦夏正在应某人要求编个有趣的故事,他看着对方,即刻一个完整的故事就有了……在那儿什么都可以谈……这不是瞎编,在他家里你可以坐上一整天。”


在《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1979-1986)》拍摄结束后,我们着手组建“侦探”剧院。这个想法源自我的老友,作家Юлиану Семенову,他从克里米亚打来电话:“你不干以后就没机会了!我会帮你!”维塔沙也喜欢这个想法,对方从克里米亚赶来,他们也结识了。 

从此我开始奔走于各部门:苏共zhong yang委员会,内务部,文化部……联络有经验的朋友,和guan僚体系作斗争……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总之,1988年莫斯科实验剧院“侦探”成立! 

当然,维塔沙他得演。一部侦探剧,法国作家Робера Тома的《陷阱》【小花在剧中扮演“伤心的侦探”】。剧本经常随演出而变化,我们的剧院是前苏联第一家企业化管理的剧院,因此被称之为“实验性的”。我们进行各种尝试,演出很精彩,剧场座无虚席,观众的掌声也不喧哗。不过我并没有和维塔沙同台过,只是从事导演工作【瓦夏担任了剧院的艺术总监】。自然,大家想重返旧时光,上演柯南·道尔的作品,甚至从列宁格勒制片厂买来了福尔摩斯和华生的服装。虽然最终没能实现,但戏服还是帮我们赚了些钱【1987年小花离开小剧院帮瓦夏组建“侦探”剧院,1989年重返小剧院】。由于我们塑造的福尔摩斯形象深入人心,我们还一起接拍了Вико的广告,就是卖“奔驰”的那个。我们赋予了广告创意性内容,而不仅仅是向观众推销。他们先后拍了6条都非常棒,后来要不是公司倒闭,老板跑到国外去,他们还会拍更多。【这指的是90年代初两人合拍的汽车广告,“公司关门,老板跑路”指的是1992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的大萧条。另外补充一点:1994年瓦夏主演了小花编剧并执导的第一部电影,这也是小花生前执导的唯一一部电影《狩猎 Охота (1994)》。】 

1992年我们的“侦探”剧院也被摧毁了【这段不译了,讲的是苏联解体天下大乱,剧院的房子被占,被迫解散的事】。这就是剧院的命运,不过我们仍然成功创作了一部剧,与著名的艺术家一起在全国15个城市巡演。我写这些,是因为这是我和维塔沙合作的又一个里程碑,我们友谊的又一个明证。我们在第一次试镜时初遇,不知什么原因,此前我从未看过他的电影,只是在电视上看过他演的《Не всё коту Масленица》【这是部喜剧,又唱又跳的那种】。他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可塑性上。他跳得有如神助,这是一件特别的礼物,没准他能成为一名出色的芭蕾舞演员。主对他非常慷慨,给他的职业赐予了天赋……而他没有擅用这种天赋,仅是完善了它,这非常重要。【这里必须吐槽一下瓦夏:既然小花演的电影你之前都没看过——70年代小花其实挺红的,主演的《西伯利亚之歌》在1979年他们相遇当年更是获得了戛纳评审团大奖——小花怎么说最初喜欢上你愿意跟你交朋友,是因为你能准确评价他的作品呀?(瓦夏说:我当天晚上恶补的不行吗?)这可真是命运的安排。】

我意识到既然由他来扮演华生,开拍之际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建立互动。我们要在生活中成为朋友,并将其展现在银幕上——友谊。否则表演岂不沦为一门简单的手艺。事实证明,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特别是在艺术理念上,认同什么,反感什么。这是我们关系的基础,对维塔利来讲尤其如此,他可是个挑剔、择友严格的人。我们开始互相了解,珍重对方。对我来说,我们友谊的高度是在拍摄的旅途中形成的:七年间,我们共同辗转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通常还在一个车厢里。我注意到我们相处时非常安静。不过真的没必要一直担心。这种安静的氛围非常友好,和谐,给繁忙的工作和生活带来慰藉。【小花是个内向、沉默寡言的人,和媳妇在一起都有几个星期不说话的时候。】


维塔沙总是排斥不公正,待人接物也不够圆滑,许多人因此认为他不合群。其实他并不是有意和某些人保持距离,对于业已发生的人和事,出于不言自明的原因我也想回避。可这些就被人认为是“傲慢”,但我知道那不是真的。要想进入他的世界,就必须和他有许多共同点。真正地爱艺术,理解艺术——那些他一直思考,与其职业素养相符的内容。成功当然重要,但我认为与外在的成功相比他更看重内在的自我评价。不欺诈,不逢迎,忠实于艺术本身。他对自己要求相当严格,时间表排得满满的。电影、排戏同时进行,还要兼顾教学。这给他的心脏带来沉重的负担……这是过劳。去世前他的工作异常繁重。我不知道,也许他有预感——要快,争分夺秒,追求完美,在艺术上追求极限。《克列钦斯基的婚事》是表演与艺术的完美结合,他自导自演掌控了整个演出。那是属于他的谢幕,最后一次扮演克列钦斯基,他的最后一个角色。【2002年4月23日小剧院上演《克列钦斯基的婚事》时,维塔利·索洛明于舞台中风,5月27日去世,享年60岁。】 

我观看了他的所有演出,他邀请我去彩排现场并加入他的彩排,陪他一起考核VGIK【莫斯科电影学院的入学考试】。他听取我的意见,他信任我,把我当成护身符般的存在。“我和你一起做过的一切都成功了,”他说。无论大事小情,他都向我咨询。我们一起和心爱的妻子随小剧院到意大利旅行,躺在没有窗户的船舱里坐船回家。在一片黑暗、上下铺四个床位的封闭环境中,没有真正的友好是无法和睦相处的。以此检查太空舱内宇航员间的心理兼容性没准能行。人们说,理想中的友谊是不存在的。但它就存在于我身边。完美。


1986年,写真集《苏联电影演员——维塔利·索洛明》准备出版,维塔沙请我为这本集子配文。我写道:“身为小剧院的主演,经常被邀请出演电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维塔利·索洛明竟然收到……雕塑家的邀约。没错,雕塑家会要求其摆好姿势绘制肖像。难道要以此塑造演员在生活中的形象或扮演过的角色吗?不,一点都不。雕塑家正在为纪念卫国战争胜利而雕塑一座巨大的纪念碑。纪念碑的中心人物是俄罗斯士兵,不是在舞台上、银幕上,而是在青铜上,由演员和雕塑家一起来创作士兵的形象。令人惊奇,不是吗?但对那些熟悉和喜爱维塔利·索洛明作品的人来说,对这样的邀请或许并不会感到惊讶。” 

“人们说,外表是会骗人的,演员的外表更是如此……但维塔利·索洛明的外表却如此真诚,让人立刻倾向于信任他。因为他的外表恰好反应了他的本质和他所饰演的正面角色的特点——可靠性。这种迷人的特质,体现在一名男演员身上,可能会首先引起“女性电影”导演的关注,随后是评论界【小花早年的成名作《女人们》、《姐姐》都是女性占主导的电影】。这种可靠性源自何处?我想,心怀希望实现希望,首当其冲。英雄维塔利·索洛明,如此不同,而被赋予女性之名的“希望”更承载着永恒与光明【“索洛明”有“希望”之意,而“希望”一词又属于俄语中的阴性词(?)】。这位艺术家从不重复自己,他塑造的人物、揭示的性格丰富多彩。帮助导演展现才华……在远离演出、排练以及家中琐事一段时间后,身处雕塑工作室的艺术家开始变得担心,站了起来……一顶老兵帽,柔软发白的头发,翘鼻子,阔鼻孔,总是意想不到的、狡黠迷人的微笑,异常专注、略带忧郁的眼睛。”【站在审美的角度以画家的眼光为基友的写真集配文(瓦夏早年学的美术专业),瓦夏或许是第一人。】


我60岁生日那天,朋友在我别墅拍摄的录像带保存了下来。片中维塔沙向我祝酒:“你是如此果断彻底地闯进我的生活!随后我发现,多年来这个人,是我无论在表演还是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信赖的……更何况,你比谁都爱夸我(笑)……我爱你的家人!祝你长寿!因为我真的需要你!”

我也真的需要你,维塔沙。永远。即使你不在我身边。


附:【(前苏联版)福尔摩斯与华生医生】相关资料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0839-1-1.html